主页 > M素生活 >林夕/十年

林夕/十年

文/林夕 图/Shutterstock

林夕/十年

|作词|林 夕    |作曲|陈小霞

|原唱|陈奕迅

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

我不会发现 我难受

怎幺说出口 也不过是分手

如果对于明天没有要求

牵牵手就像旅游

成千上万个门口

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怀抱既然不能逗留

何不在离开的时候

一边享受 一边泪流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

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

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

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怀抱既然不能逗留

何不在离开的时候

一边享受 一边泪流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

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

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

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 才明白我的眼泪

不是为你而流 也为别人而流

亲爱的,你怎幺比我还要表现得彆扭?

每次见面,讲每句话都小心翼翼,惟恐踩到我心里地雷似的,没从前半点洒脱大方。早知你变成这样,就好了,我会节省许多眼泪,诡异的是,我不流过这些泪,你也不会倒过来紧张我。若有不知情者在外窥见,一定以为是你很爱我,而我是毫无所谓那个。

只有爱一个人,心里才会满布地雷,连皮肤都包裹了一层敏感的雷达网。只是,我早已发出过无数通告,戒严结束了,和平很久了,你怎幺就不相信呢?请问上次我脸上涨红如皮肤过敏时,房价有没有炒得那幺红火?

我不想说:「我早就放下了,你怎幺还在揹着从前觉得很吃力的包袱呢?」我尊重你经常表达不想负重那种诚恳,为什幺你就不相信我的诚恳呢?

所有感伤远看都带有荒谬的喜感,真有道理。最初我扭扭捏捏的告白,你半信半疑,然后半推半就,就这样开始了一场爱的角力战。好不容易,战败的我,卸甲立地成了平和份子,好了伤疤没忘了痛,但也不会感到痛。怎幺这几年来,换上了坦蕩蕩赤裸裸的对你告白,我真的没事,我们再见亦是朋友,竟然比表白很爱很爱你还要艰难,让你更半信半疑?

我那时听得多爱你一万年,迷信什幺坚贞不变,你是不吃这一套的。怎幺当我终于被你影响,变成了你,你又怀疑真有人会爱你一万年?

一万年太短,十年太长,爱到起鸡皮疙瘩的感觉,只争朝夕。人生没几个十年、十年人事几翻身,都是老生常谈,说来轻快;三千六百五十几日的现实生活,却不是说说就过的。人来人往、事生事灭,希望失望,喜怒哀乐在心里停留的时间越来越短。我对你的感觉淡薄不如初,也不是我所愿意的啊,正如爱与不爱,也不是刻意就可以的。

有时我很不厚道的想,你不愿意相信我变成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在你面前回复初见时平起平坐的姿态,其实是不甘心,觉得十年就能归零,原来你没有我、以及你自己想像中吸引,因而伤害到你尊严。

有人写过:「若无其事,原来是最狠的报复」,很多人视为準则,我不是,我没有,我不会,若你真爱过我,至少会相信我心光明,唯一暗角只是因痴爱而生的眉眉角角。

有时我更不厚道的想,现在如此这般的我,说不定会轮到你不愿放手,所以现在才会—不过,不会了,十年,我们分开比在一起的时间还长,不可能了。

所以,我最后一次真诚的对你表白,我真的把你当成比普通朋友特别一点的朋友,有些事特别不方便聊,其他可以分享如旧,问候就只是问候,没别的意思。如果你想找个拥抱的理由,再等十年,老相识那种若无其事的温柔,就更不会怕有后遗了。

关于后遗,我还想跟你讲,十年来,我明白了一点,谁无眼泪,眼泪为你而流,总比为别人或别的煽情烂剧流泪值钱;你听了也别骄傲,因为其实我泪点很低的,这个,我离开了你才知道。

以上,我说的每个字连标点符号都是真的,报告完毕。

本文出自《闭起双眼你最挂念谁》春天出版社出版

 林夕/十年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