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免费浏览 >林夕:他每一首歌都有一个概念,包括声音以外的

林夕:他每一首歌都有一个概念,包括声音以外的

林夕:他每一首歌都有一个概念,包括声音以外的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天空海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我喜欢我,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孤独的沙漠里,一样盛放得赤裸裸……”当张国荣掷地有声地唱出这一段歌词时,我被深深地震撼了。这哪里是歌唱?这是宣言,这是自白,这是灵魂的剖析。毫无疑问,张国荣是造物者的光荣。作为一位歌手,他始终在歌声里传递着自己的情感和思想。当张国荣在演唱《我》时,他是坦蕩蕩地站在人群里,对世界表达一个真实的自我,不做任何掩饰。

2000 年,我们翻开了新世纪的第一页,张国荣发行了这一年的第二张专辑《大热》。2000 年的张国荣的确大热,热得发烫。“热.情”演唱会开遍全世界,所到之处热浪一浪更比一浪高。对我来说,唯一觉得遗憾的是,他竟然没有来成都开演唱会。虽然《大热》比之前的几张专辑没有明显的突破,但依然是好歌不断。

《我》、《没有爱》、《愿你决定》、《没有烟总有花》,以及专辑同名歌曲《大热》,都是我们的至爱。这些风格各不相同的歌,从各个侧面展示了张国荣在新世纪的心声和魅力。其中,专辑第一首歌曲《我》更是一声惊雷,震蕩世界。

《我》,是华语歌坛的瑰宝。

《我》,张国荣作曲,林夕作词。

《我》,是张国荣与林夕最完美的合作,两人才情与思想的激蕩,火花四溅,摄人心魄。

自从张国荣复出歌坛之后,林夕便成了他的御用作词人。特别是张国荣自己作曲的歌,几乎都是由林夕作词。这是上天赐予他们的良缘。林夕曾说,他与王菲是没有名分的夫妻。那幺,我们是否可以说,林夕与张国荣是没有血缘的兄弟?我想,再也没有比这更恰当的比喻可以形容张国荣和林夕的关係了。

复出歌坛的张国荣,是大海中的鲸鱼,苍穹里的鲲鹏,海阔天空任他游,来去自如轻如风。张国荣轻鬆地卸掉身上的包袱,在音乐里赤裸裸地展示着自己的个性。此刻,林夕与张国荣两人都才发现,他们竟然如此合拍。林夕曾经说,当我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时,他也是会喜欢的。所谓志趣相投心有灵犀,也不过如此。林夕所写的,正是张国荣想要的。两人一个用笔一个用歌声,共同书写着属于他们的传奇。在 1997 年的 “跨越97” 演唱会和 2000 年的 “热.情” 演唱会上,张国荣都通过不同的方式,向林夕表达了感谢。2000 年,张国荣在“热.情”演唱会上唱《我》之前,特别地向歌迷说,林夕是他非常合得来的朋友。

《我》的旋律承袭了张国荣复出歌坛之后的气质,具有咏歎的高贵、华丽,气势恢宏,激蕩灵魂。只有这种辉煌的吟唱,才配得上这传奇的人生。不动声色的抒发,是情感与人生态度的宣扬。林夕曾经这样评价张国荣:“他很多东西,比如每一首歌,他都有一个概念,包括声音以外的。”张国荣藉《我》这首歌,向世人表达了他的人生价值观和处世哲学。

林夕写词是自由的,事先不会与歌者商量。但是,在张国荣的歌曲中,《红》和《我》都是张国荣的命题作文,给林夕规定了主题和要求。如果不是张国荣这般孤傲与卓越,林夕怕是不会接受这样苛刻的要求。林夕欣赏这样的气质和个性,他曾经说,在香港像张国荣这样的歌手很少见。

毫无疑问,林夕是懂张国荣的。否则,在张国荣要求第一句必须是 “I am what I am,我永远都爱这样的我” 的前提下,他写不出这样孤绝与惊艳的词。《我》写出了张国荣的心声,道尽了哥哥的心路,以及他在那个时期微妙的情绪。林夕与张国荣都是敏感的人,毫髮的感触也会在心灵里掀起情感的波涛。这样的思想一定要酝酿到每一个文字,每一丝呼吸,否则就不会有今天这首经典之作《我》。

张国荣与林夕这两位奇才,给我们留下了赏心悦目的彩虹,给阴霾的天空留下了永不熄灭的光芒。在繁华如梦的香港,他们分别用一副嗓子和一支笔,站在太平山顶,望着维多利亚港的辉煌灯火,面对浮生表达着自己的思想。“多幺高兴,在琉璃屋中快乐生活,对世界说,甚幺是光明和磊落……”我欣赏张国荣坦蕩蕩的风骨,他不属于这污浊的世界。

《我》对张国荣与歌迷来说,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是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精神,是他的音乐图腾。2003 年《我》当选“网民十大至爱中文金曲”冠军。张国荣本人对《我》也是由衷地喜欢,在2000年的“热.情”演唱会上,他每晚都要唱两遍,中场时唱一遍,结束时再唱一遍。“热.情”演唱会宏大的背景和高贵而庄重的主题,都是《我》的注脚。所有的铺陈,都在等待《我》的高潮,然后在它所掀起的惊天巨浪里昇华成一种永恆。

在那场举世瞩目的演唱会上,张国荣身穿浴袍,头戴假髮,表情严肃地对世界说:“其实,在这里我想说的就是,我整个主题就是说,你懂得怎样去爱人之外,最重要的是你知道去欣赏你自己……”然后,他站在那束冷光下,任性地唱着:“孤独的沙漠里,一样盛放得赤裸裸……”这是多幺简单、朴素而又真挚的想法。我们需要崇拜榜样,我们可以宽容世俗,但更应欣赏自己。

上一篇: 下一篇: